2014年2月7日星期五

優秀

  臨近年終,各單位都要評選出壹些優秀工作者予以表彰獎勵。就在前幾天,某局接到縣委辦通知,要求盡快評選出本單位的年度優秀工作者上報縣委辦,要在近期召開的年終工作總結會議上予以表彰獎勵。這本是壹件好事,可是難壞了某局局長。為什麼呢?往年都是三個名額。可是今年為了縮減開支、節約經費,將優秀人員名額限定為壹人了。按照往年的慣例,直接把李甲、王乙,崔丙上報就完事了。因為這三個人都是局長的心腹,多年來,壹直替局長搜集小道消息、監視同事,幫助局長立下汗馬功勞。就拿前段時間的副局開房事件來說,要不是李甲事先搞到充足的證據,局長能輕易把這個跟自己作對了多年的副局搞臭搞垮嗎?有了這三個心腹,局長在單位無論幹啥事都得心應手。而每年的優秀工作者也算是對三位心腹的壹個小小獎勵和安慰吧。為什麼要把名額縮減為壹名呢?該報誰呢?這三個人平時都是心腹,但是自己也有把柄攥在他們手裏啊,如果弄不好,無論惹惱了哪壹個自己都沒有好果子吃的,壹時之間,局長犯難了。
  就在局長左右為難之際,突然靈光壹現,辦法來了。局長馬上召開了局長辦公室會議,把縣委的要求大致說了壹下,接著又說道,按照平時的工作,李甲、王乙、崔丙都符合優秀的條件,但是上面的要求只能報壹個人。到底該報誰呢?局長又說道,作為優秀工作者,工作表現好、業績突出這只是壹個方面,更重要的還要善於學習。今年的選優,抉定要與平時的學習相結合。從李甲、王乙、崔丙三人中選出最善於學習的人上報為本年度優秀工作者。大家壹聽,局長就是高明,也沒有人表示異議。
  說起學習,也就是抄筆記。年初的時候,召開了全局工作會議,局長做了重要講話,對本年度的重點工作做了詳細部署和安排,同時對認真做好本年度的各項工作提出了具體要求。會後,還把局長的重要講話專門以文件形式下發到每個職工,並要求全體職工認真學習領會局長的重要講話精神,每個職工學習筆記不得少於三萬字。可是縱觀局長的講話稿,連標點符號算在壹起也只不過幾千字而已,這三萬字的學習筆記從何而來啊?
  當時就這麼布置了,但是事後也沒有進行跟蹤問效,三萬字的學習任務到底有沒有完成,對於大家來說也是個未知數。可是今天局長卻要拿這個學習筆記作為衡量優秀的唯壹標準了。於是乎,李甲、王乙、崔丙三人把自己的學習筆記當著眾人的面拿了出來,交由與會人員檢查。當著大家的面,誰也不好意思反駁。在眾人的監督下,很快就有了結果,李甲和王乙都沒有按要求完成三萬字的學習筆記,甚至把局長的講話連壹遍都沒有抄完。唯獨崔丙超額完成了學習筆記,於是會議抉定,崔丙為該局本年度優秀工作者,並上報縣委接受表彰獎勵,李甲、王乙二人也心服口服,無話可說。
  會後,大家都在納悶,崔丙怎麼會完成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呢?其中有壹個跟崔丙關系特別好的哥們偷偷問崔丙到底是如何完成的,崔丙的壹席話道出了其中的奧秘。原來,崔丙有壹個上初二的兒子,平時寫字潦草,為了能讓兒子把字練習寫好,暑假期間,就讓兒子把局長的講話稿作為練習書法的草稿了,這個兒子倒是聽話,為了練字,在崔丙的筆記本上把局長的講話壹連抄寫了五遍。
  原來,崔丙的優秀得來全不費工夫。

2013年12月19日星期四

不生气

台灣星雲大師講過這樣一件事:他的一位很有名望的教授朋友帶著上中學的女兒去街上買水果。挑選水果時,因教授穿著簡單樸素,不像有錢人,小販很不耐煩: “你到底買不買?”教授禮貌地回答:“買!”教授將挑好的水果遞給小販,小販努努嘴:“這種水果很貴的,你買得起嗎?”教授一臉微笑、語氣謙恭: “買得起。”回家路上,15歲的女兒問父親: “爸爸,您是大學里人人敬仰的名教授,今天卻讓一個小販吆來喝去,您不生氣嗎?”教授答道: “不生氣。待人有理、禮貌、謙虛是我的為人處世水準,我從來不會因為別人怎樣對我而降低自己的水準。” 抗戰時期,沈從文和劉文典都在西南聯大任教。一天,日機空襲,防空警報響起,聯大的教授和學生四下散開躲避。因為常年吸食鴉片,體質贏弱的劉文典夾著一個小包包,跑得氣喘吁籲。跑著跑著,劉文典看到了前面的沈從文,便顧不得自己氣喘如牛,厲聲呵斥道:“你跑什麼跑?我劉某人是在替莊子跑,我要死了,就沒人講《莊子》了!你替誰跑?”沈從文不生氣、不爭辯,微笑著,從容地側身,將劉文典讓到了自己的前面。 有一段時間,書畫大師啟功老先生感覺身體不舒服,有一個人向他推薦氣功治療。啟功花錢把那位所謂的“氣功大師”請到家,好茶好飯款待之後,這位把自己吹得和神仙一樣的氣功大師開始發功給啟功治病。在離啟老十幾步的地方,這個人張開手掌問: “有感覺嗎?”啟老搖搖頭說:“沒有。”他往前走了幾步,又問:“這回呢?”啟老還是說沒有。他又走幾步,啟老還是說沒有感覺。這時,啟功其實已經意識到自己上當了,但他卻沒有生氣,臉上仍然保持微笑。最後,“氣功大師”把手按著啟老的膝蓋問: “這回呢?”啟老說:“有感覺了。”那人高興了:“什麼感覺?”啟老輕輕點點頭說: “我感覺,你摸著我的腿了。”最後,啟功放這個人走了。 有一次,啟功到榮興畫廊參觀,見外面畫攤上擺滿名人字畫,有趙樸初、董壽平和他自己的作品,每個攤位上都有,有的還在批發。一位攤主是老太太,看到啟功來了,老太太就對旁人說: “這個老頭脾氣好,就是看到我賣的是模仿他的贗品,也不搗亂。”啟功聽到了老太太的話,朝老太太點點頭,就像和一位友人打招呼。當同行者問起,啟老語氣平和:“她七十多歲了,靠這個維持家用,不容易呀,我總不能斷了她的活路呀。”還有一個專門假冒啟功書法的人去書畫店銷售贗品,恰巧被老先生堵住。作偽者尷尬恐慌、無地自容,哀求老先生高抬貴手。不料啟功只是寬厚地笑道:“你要真是為生計所迫,仿就彷吧,可千萬別寫反動標語啊!” 在《古尊宿語錄》中,寒山問拾得:“如果世間有人無端地誹謗我、欺負我、侮辱我、恥笑我、輕視我、鄙賤我、厭惡我、欺騙我,我要怎麼做才好呢?”拾得回答說:“你不妨忍著他、謙讓他、任由他、避開他、耐煩他、尊敬他、不要理會他,再過幾年,你且看他。”沒有理所,也沒有應當 今夜,可以安然入夢 我們要學會守望幸福 人生就像蒲公英 壹邊失望,壹邊希望! 如今“黑大媽”年紀已經大了 下次你願意陪我看雪嗎 站在窗前遙看行色匆匆的路人 讀懂你,讀懂我,讀懂世界 錯過了就是錯過了,無法彌補

2013年11月13日星期三

淡淡女人香,卻在一邊洋洋自得

淡淡女人香 有時候,自己都覺自己是在無病呻吟,卻在一邊洋洋自得。 並非是我想這樣,可每次提筆,那種淡淡的,無奈的情緒一直左右著我的手指。過後,即使隱隱地覺得忘了些什麼,一時又想不起,只能恨恨的在半是滿足半是無聊地懇請他人指點。只是,這世間的好友並非個個諍言,大都以鼓勵之類的話語來善待我的虛榮心。 我不是一個喜歡炫耀的人,有時真想得到朋友的指點,心高氣傲畢竟不是什麼好事,有時反而讓自己墜入自己埋下的陷阱。 說來有些汗顏,讀書時對老師有敬畏感的我居然和很多老師做了朋友。有時明明很想他們提出意見或建議,卻又害怕真的會提出來。當初語文老師就曾對我的作文做過如此評價:“讀你的作文,嘴裡就像含著一塊糖,津津有味,可是看到後來,糖卻從嘴裡掉了出來。”其實,誰也不想做那些索然的事,是自己的定力還不夠,想想有時也覺氣餒。 不過,說是這樣說,我還是很感激那位老師,也很謝謝朋友對我的欣賞。只是本人太過庸俗,無登大雅之堂,有朋友要我為她做什麼文字之類的東西,便毫不猶豫地應承下來。 她也是我的朋友,以前也是老師,想不到她也會這樣要求我。淡淡地交往五年,卻並不了解多少,所謂“巧婦難為無米之炊”,我也不可能做那些似是而非的東西,只好又打開了久違的空間,文如其人嘛,總會找到一些關於她的記憶。 好久沒做空間,是因為我懶了,也不喜歡應酬之類的東西。她也說過不喜歡應酬,但她還是堅持著。 應該說,她做空間,做的是自己的一種心情。一些很平淡的文字,沒有華麗和造作,不經意就變成了她的遊記,她的讀後感,她的平常瑣事,還有她細膩的情感。 對於男人,讀一個女人是很痛苦的事,而且還要認真地去讀。這與偏見無關,因為你讀著,就必須撇開自己所有的思想,然後在那裡靜靜地感覺。如果你要讀李清照,就要讀出她悲嘆的身世,如果讀張愛玲,就要讀出她被壓抑的情感。同在一片天空,這些倒是無所謂去琢磨了。 她的文字比較簡單而又貼切,正如她在《翻閱自己》中說“過往的心路歷程在鼠標的點擊下,一頁一頁,翻過。於是,近六年的心情點滴,漸次浮現在腦海中,恍若隔世。開心的,惆悵的,迷茫著,幸福著,忙碌之餘的悠閒,安靜之中的牽掛……”似乎有著張愛玲似的感觸,卻找不出她的哀怨。 彷若見到一個現代的女子半倚在門前,沒有望眼欲穿的神情,也沒有低頭鎖眉的沉思,只是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望著你,欣賞面前走過的每一個人,每一道風景。她的情感沒有表露於臉上,只有仔細從她的眼裡才能看出她的心思,看清後卻又感覺什麼也沒有,最後還是只有那淡淡的微笑讓人心底感到無盡地舒暢。活有酸有甜; 人生有著很多分叉的枝丫 輕撫著這城市的街簷 秋风醒心窗,秋雨闰心扉 麗美名揚 越挫越勇 socienty taers 找壹個人,讓愛情去流浪 commencement and jobs 女胖子露露

2013年6月25日星期二

風和霧


很小的時候,我便知道,原來我也有個屬於自己的家。那個家,在親生父母斷然分離之後,便蕩然無存。在那個漫天風霜的路邊,一個年老半百的老人把我從冰冷的繈褓中抱回家中。他就是我後來的爺爺。被寒冷天氣凍得嘴唇發紫的我,只剩下微弱的氣息。那個天空飄著細雨的三月,那個改變我人生的日子裏,我是個三個月大的棄嬰。

從那,我便安在這個新家,一個哺養我長大的避風港。時間依然流逝。我漸漸的長大了,知道了我除了有個好聽的名字叫楓之外,也知道了還有個夥伴們送與我的外號——“野孩子”。年小的我不懂世事,懵懂地跑去問爺爺。“爺爺,野孩子是什麼意思呀”爺爺總是一臉慈愛地告訴我。“野孩子就是從天上掉下來的,像孫悟空一樣神通廣大,無人能敵,用愛心和力量保衛家園。你長大了,也要做一個有本事的男子漢,發光發熱”爺爺如是這樣教誨我。

那時候,盡管我不知道“孫悟空”的本事有多大,也不知道爺爺在騙我,更不知道“野孩子”本身的含意。但我仍然高興得歡呼雀躍,手把著風車在院子裏來回的跑了好幾圈。那些年,家裏還放著牛。我總是喜歡屁巔巔跟在爺爺身後,把牛趕往山上去。清晨的露珠還掛在葉尖枝頭,崇山峻嶺之間還圍繞著白茫茫的一片薄霧,籠罩著高聳入雲的山峰,隱約間可以看到遠方的小村莊。

風在吹,吹著霧,把霧吹向無邊的蒼穹。“霧是什麼呢?”望著眼前白茫茫的霧,我問爺爺。“霧就是仙女白天晾出去來不及收回去的衣裳。”爺爺如是說。“真的有仙女嗎?爺爺”我稚氣地問。“有,就住在山那邊。如果你有不快樂的事或需要聆聽的時候,就可以告訴她,她會為你解除迷惑。”爺爺親切望著我。“但是,如果你不誠實,不勇敢,你就看不到仙女了”爺爺繼續補充道。“嗯,爺爺,我知道了。”我似懂非懂地點著頭。

霧,那些飄緲變幻、大氣磅礴的景象,還有那個關於仙女的傳說。從此種在我幼小的腦海裏,揮之不去。後來的日子裏,我喜歡上偷偷一個人溜到山上,依然是為了看看那片深深溺愛著的霧。靜靜地坐在山坡上,風輕輕地拂過面龐,置身在一種超然物外的境界裏。在我的生命裏,霧點綴著我所有的憧憬和向往,淨化著內心的那一方淨土。家裏加上我共三個小孩,一姐一弟。家裏的經濟來源全靠父親一個人承擔。父親是個木匠。每天都起早摸黑的風來雨去,掙的錢也夠養家糊口。隨著我們漸漸長大,面臨著上學的時候,家裏的負擔一下子壓在父親身上。父親說,再難也要讓孩子們讀上書。每天,當我還沒起床的時候,父親便已出門幹活。父親的偉大和博愛,一直影響著我的成長。時至今日,仍然激勱著我奮發向上。

上小學的地方就在我家對面,只有短短的幾分鐘路程。我喜歡上學,喜歡那散發著墨香的課本。也許,對於文字,有種天生的親切感,我總是很喜歡看書,靜靜地沉醉在字裏行間,樂此不疲。當我依然沉醉在童年時光裏的天真和歡樂時,一件事情卻打破了往日平靜。小學五年級那年,班裏組織看電影的錢不翼而飛。氣急敗壞的教導主任要求全班學生把自己的東西拿出來,以便檢查。教室裏一片死寂,靜得可以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。當我把手觸進課桌的時候,手指突然觸到一些異樣的東西。刹那,我的心一下子發冷起來……“老師,錢在這裏”不知哪裏來的勇氣,我勇敢地站了起來。那一刻,同學們把驚訝的目光“嗖”地全投到我身上來。“好呀,原來是你偷的,算你還老實,趕快把錢交出來”教導主任一臉狂怒的盯著我。我用顫抖的小手把錢交到他手上。我的腦子一片空白。我不知道,錢怎麼會在我的課桌裏。

“你這個沒爹沒娘的野孩子,就是一個壞小孩,活該被拋棄!錢,你也敢偷,恬不要臉……”教導主任一手拿著錢一手指著我狠狠地謾罵著。“也許不是他拿的,他不會做這種壞事的,我相信他……”站在一旁的年輕的女班主任李老師帶著怯腔道了一句。教導主任把頭扭向她,一臉不滿的吼道“不是他,還有誰這麼壞?難道是我偷的嗎?”說完用目光在教室裏冷冷的掃視著,始終冷盯著我。“馬上通知家長過來,好好教育下”粗聲地丟下這一句,悻悻走出門去了。

每件事情必然導致一個結果。放學回到家裏,父親不等我開口說話,便用早已解下的腰帶狠狠地把我抽了一頓。密密的皮帶抽打在身上,皮開肉綻,我痛得滿地打滾。我哭啞了嗓子,淚流滿面,傷心欲絕。母親在一旁默不作聲。這個家,父親作主。最後,是爺爺阻止了父親。這件事情之後,無論我去到哪裏,總會看到別人異樣的眼光,更多傳入我耳朵的是“野孩子”“壞孩子”“有娘生沒爹養的孬種”,不絕於耳。紙永遠包不住火。爺爺在我一再追問之下終於把我的身世說了出來。我無法接受事實的真相對我的打擊,一個人瘋了似地沖出了家門。

我的童年,從那以後,便蒙上了一層讓我永遠無法愈合的傷痕。我不再天真的笑,快樂消失在我童年的字典裏,再也找不回那些單純的笑聲。時間永遠是最好的良藥。它可以沖淡一切世事煩擾。我還是懂事地長大了,盡管我不在乎別人的眼光,但我已經從小學會讓自己快樂,讓自己如何堅強。那一年,我以優異的成績升上了市裏的重點中學。踏進新校門的那一刻,我想起爺爺告訴我的處世道理:走自己的路,是金子的始終會發亮。許多年過去了,我依然不知道那些錢是如何跑到我的課桌裏的。我似乎也忘記了爺爺告訴我霧是什麼的對白,也沒有人告訴過我,我一直很堅強,很懂事。有些事情,永遠沒有答案,我何苦追問。每個人都會有一條屬於自己的人生路,每個人都應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感情世界。大學畢業的時候,我如願地實現了夢想,站上了三尺講臺。

然而,來年的春天,我竟然放棄了這個苦苦追求的夢想。一個人,背著簡單的行李,去了遠方。是故鄉拴不住我這顆年輕驛動的心?還是我喜歡追求像風一樣自由的生活?放棄了理想,誰也可以,只是,我還是害怕到那生命的盡頭只剩下自己。生命,總是一次又一次的放棄和追求的循環交替。流浪,陪著我放逐的青春,尋找另一種人生。彼岸是風,此岸是霧。你說,我是風,你是霧。走過了一座又一座孤獨的城,看滄桑流轉,看世事如風,回想往事如虹,撫著傷口,在冰冷的夜裏,為自己生一堆火,讓火星亂撲在漆黑的夜空,點綴我悲傷的思懷。然而,我還是好想回到那些有霧的地方,無論走得多麼遠,心中的思念還是相同的地方。有一天,我才知道霧,這世上真的有一個叫霧的女人。原來,我深愛那個的女人,叫霧。這是宿命還是偶然的安排?

霧,你還是出現了,在故事還沒有結束的時候。 你來了。帶著千山萬水,帶著我一生依戀,就這樣,來到了我的生命中。我不曾知道,這個世上有個這樣的你,恬淡如水,飄緲如霧,彌漫在我的生命裏。在這樣悲愴的歲月裏,連相愛也會變得帶著痛,那種痛,呼之欲出,不忍觸摸,便自顧疼痛。靜靜的生命,慢慢的河。你是我的夢,那個苦苦執著的夢;你是我的霧,那片伴隨著我心靈的霧。我想將那些困倦的夜撕碎,綣縮在霧裏,讓那些我無法忘卻的傷痛愈合在你的溫柔裏,管它外面風雨多大。太多的傷痛,你要我學著找回自己。孤獨的夜裏,我還是會夢見霧,夢見你,夢見那個遙遠的故鄉,醒來的時候,內心虛脫般惆悵。我想忘記那些傷痛的憶記,卻始終無法走出那個歲月的囚牢,難道,我始終是那個沒有黎明的自己?

“我若成塵,你便會看到我的微笑。”是誰賜予了我生命?是誰讓我暗自神傷,悄然遠走,始終走不出那片冷漠的海洋?走不出昨天,看不到未來,我的城俯,一片硝煙。如果,生命像一陣風,輕輕的來,然後輕輕的飄走,那麼,我該如何回頭?也許,那些傷痛,終將隨風,容留那個真實的自己,獨嘗人間酸楚。霧,是否都會散去麼?窗外的月光如水般灑在地上,輕撫著一如孤獨的我。那些沁在心頭的風和霧,在我腦海裏,匯聚成一幅美麗的仙境,溫馨得讓我忘記了置身冰冷異鄉。當這最後的季節走過,我想,結束流浪,我要回到那個有霧的地方。望著窗外的弦月,想想這個決定,我淡然地笑了。Happiness, which is a flower smiling The young smiling face 收拾 花况如此迷人 再也不相信了 PG-13 gun violence rivals that of R movies Impromptu Chicago Airport welcomed Childhood Poor posture again and over again echoed in the brain

2013年5月23日星期四

囈語


“繡簾開一點,明月窺人,人未寢”,這時候的人是最混沌的,不知道躺在這裏的是嬰孩的你,還是鬢已惺惺的你,喃喃道來的也只不過是囈語。今天早上經理說公司只能留一個人,你說留誰吧,我說把機會留給他吧。出來的時候我很輕松,外面下著雨,很久了才想起撐開傘,就象回到了母親的懷抱。

想起了母親,我的淚就緩緩流下,或許這是我煩惱的根源吧。那次母親打電話來問我境況如何,我淡淡地說挺好的。母親不斷地囑咐我要注意身體,要好好地吃飯,要每一天快快樂樂地。我一遍一遍地答應著。母親說給你寄點錢吧,我看了看幹癟的錢包說不用了,快發薪水了。後來我去銀行提款,發現記帳卡上多了一千塊錢。眼淚又緩緩地流下。

母親總是不能讓我與這個世界決裂。 我出生的時候,那聲場浩劫剛剛結束,一切都向著正常的軌跡發展。我的到來再平凡不已,然而這卻是我最大的悲哀。那段時間是怎麼過的我總也想不起,記憶仿佛是從托兒所裏開始的,只記得晚飯後,水朋友們都被接回了家,我坐在夕陽影裏悠悠地蕩著秋千,那時候的我是孤獨的。 在水朋友的喧鬧中,我靜靜地扳著指頭,如果六個指頭都數完了,就會見到父親母親。那時候我會吃著削過皮的蘋果,躺在那裏聽父親講著故事。故事熟悉地都能背過,但我還是好象第一次才聽一樣,假裝地打岔。這些時間總是過的狠快,轉眼間,我又回到了那個夕陽下蕩悠悠的秋千上。

上學後學習一直不好,老師說我總是心不在焉。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些什麼,總有一種莫名的悲哀讓我的心悲涼下來,從此對什麼都不再熱衷。父親去世的時候,我不是那麼傷心,只記得淚是自己留下來的。透過朦朧的淚水,看著悲傷的母親、紛亂的人群,這一刻我仿佛站在另一個時空裏,一切與我是那麼的沒有關系。或許是那時候太小,不懂得情感。到是現在才懂得了一點點,做什麼事情都先想到了母親。雖然一直放縱著自己的思想,任憑它消沉下去,卻也沒學壞。只是抽抽煙,發會兒呆,保留著自己莫名的悲哀,去進入和別人一樣的生活。

2013年4月8日星期一

春風不等同於寒風吧?



  如果寒風知道自己給人家帶來了巨大的不便
  它還會這樣肆無忌憚的猖獗下去嗎
  如果寒風沒有空氣作為幫兇
  它還會這樣有力氣嗎
  
  你不夠溫柔
  沒有人不記恨你的存在
  太傻了吧
  為什麼要成為眾矢之的呢
  就因為你佔有了風的名字
  可是你為什麼沒有選擇春作為你的姓氏呢
  ——春風
  帶有和諧的韻律
  
  野火燒不盡
  春風吹又生adrianuio cvkkyut cvkkyut cvkkyut cvkkyut Kyttrce kyttrce kyttrce Kyttrce kyttrce

2012年10月30日星期二

“南京環保”微博在爭議中成長

“南京環保”微博作為政府微博不僅擁有近180萬的粉絲,而且能與粉絲互動、交流。經過一年多時間,“南京環保”微博不僅成為官方環境新聞的發布平台,更成為南京市民了解環境問題的重要窗口。   放低姿態勇於擔責 政府官方微博不是以個人名義註冊,也不是某個部門領導隨便起個網名就可以與網​​友互動交流。作為政府微博不僅不能在網上吐槽,甚至被罵也得忍著,必須要放低姿態,才可以與網民交流。 去年6月建立初期,“南京環保”微博組建者——南京市環境宣教中心曾滿懷信心,當時政府微博很少,剛剛註冊就得到了新聞媒體的關注。 2011年6月10日上午,南京出現灰濛蒙的天空,剛起步的“南京環保”微博對此沒有反應。當網友登錄微博時並沒有看到“南京環保”微博發布空氣污染預警,只有簡單的空氣質量報告,並且報告顯示空氣質量良好。幾天后,南京空氣污染加重,“南京環保”微博上仍然沒有關於污染的警報和情況通報,很多網民對此頗有微詞,將此事戲稱為“失聲門”。媒體也抓住這個把柄,質疑南京市環保局,更引起相關政府領導的關注。 6月14日,“南京環保”微博首次出面道歉,向公眾承認工作沒做到位,缺乏經驗,表示將改善發布機制,願意接受網友、市民、媒體的批評和建議。幾天后,微博“失聲”事件得以平息。 通過此事,“南京環保”微博管理者體會到,政府微博是一把雙刃劍,管理難度很大,既要很好地傳播信息,又要展示政府的良好形象,對任何小事都不可掉以輕心,並要勇於承擔責任。   加強溝通疏堵結合 今年6月,秸稈焚燒導致南京“黃泥天”,把南京環保部門再次推到風口浪尖。網民在“南京環保”微博留言、質問。這時“南京環保”微博的管理者放低姿態,跟網民交流溝通,讓網民了解環保部門的職能。同時也表示“黃泥天”不僅是因為焚燒秸稈,還因為氣候條件、特殊地形等因素。一疏一堵,很好地引導了網絡的輿論走向。 “南京環保”微博工作人員堅持每天關注報紙、網上的各種新聞。這種新聞蒐集和關注其實是一種輿情監控,及時發現問題並尋找源頭。 負責維護“南京環保”微博的只有一個人,但南京市環保宣教中心的每個工作人員都有義務更新微博。他們工作範圍內有任何新消息,哪怕幾個字都會及時發佈在微博上。同時,對網友留言也及時回复。 《2012年上半年新浪政務微博報告》顯示,通過新浪微博認證的各領域政府機構及官員微博已達45021家,較去年年底增長近150%。江蘇省政務微博開通總數量在全國居前列,在增長幅度上也是最快的,半年增長了1600餘個。而“南京環保”微博在南京市政府系統也是影響力較大的一個。 “南京環保”微博管理者介紹說,雖然現在發展情況良好,但需要做的仍然很多。比如對微博粉絲進行梳理、分析,以便更有針對性地溝通以及開展線上、線下的活動。同時還要加強各級政府微博之間的溝通,更好地引導網絡輿論走向。Stars are missing joys of motherhood Cette photo incroyable d'une famille dont les enfants volent 孤独の開く愛の扉 因孤独而敞开爱的心窗 不要苛求自己 blond La soie chinoise 水悟出智慧的力量 ?favorables à l'organisation des JO dans leur région en 2024 傷心旅行の勧め